您当前所在的位置:主页 > 产品展示 > 路牌广告 >

不知是在向政府有关部门示威还是在轻蔑谁、嘲

  虽然本报早在去年9月就大声疾呼整治户外广告乱象,并连续刊发了多篇深度报道(详见2012年11月30日《南方日报·清远观察》A03版刊登《几大部门缘何管不住一块牌?》等),但结果是除曝光的万基金海湾4块违规路牌被紧急拆除外,市区和清新范围内大量违规路牌仍傲然矗立俯视着往来车辆,不知是在向政府有关部门示威还是在轻蔑谁、嘲笑谁。

  这六块牌每年为黄朗贡献差不多9万元纯利润。“清新的路牌价格便宜很多,除非一些大的房地产客户,一般一块牌一年也就一万多元,有时还要包发票。新城的路牌就价格高很多,一些好的路段能卖到10多万。”黄朗说。

  那这些路牌的运营成本如何呢?黄朗笑言,绝对比你想象的要低。他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每块牌的制作成本一次性投入约1万元,到市有关部门申请的公关成本2000元,每年税费、画面更新等费用1500元。以最少五年期计算使用年限,每块牌每年的运营成本也就不到4000元。

  据正式统计,目前清远市区经批准的指路牌103个,旅游指示牌43个,分别由市城管局和市旅游局初审后送市规划局核发临时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但在实际运作过程中,大量指路牌沦为广告牌,另有一些无证的路牌广告雨后春笋般冒出。

  以人民三路为例,该路段1000米的距离,11块路牌中有7块为广告牌,2块为旅游景点指示牌,只有两块为纯指路牌,广告占了一半以上。其中蓝底白字的路牌上出现“××影视文武学校”、“××燃气有限公司”等广告。

  清城区城市综合管理局一位内部人士事后坦承,如何处置曝光之事,当时让局领导很棘手。虽然2012年7月,清城区城市综合管理局就全面接手了新城区的户外广告管理工作,但设立路牌的广告商大都背景不凡。如果贸然全面整顿,将会承受非常大的压力。权衡再三,就只对本报曝光的典型代表行了拆除。而手握处罚权的市政府有关部门至今未对涉事的清远市绿玉市政公司进行任何处罚。

  清远一家大型地产公司做策划经理的叶俊生也表示,他所在的项目在市区拿了多个蓝底白字的道路指示牌做广告。“我们自己都感觉太嚣张了,因为在广州、深圳等地是绝对不可能拿到的,但老板在清远关系‘硬’,也喜欢高调,所以就搞定了。”

  为迎接今年11月份在清远举办的第八届广东国际旅游文化节,维护清远城市形象和净化环境,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户外广告的整治工作。在今年1月4日举行的市政府常务会议上,决定尽快成立由副市长刘柏洪任主任的市城市管理委员会,主要负责市区城市管理工作的研究、协调及相关政策的制订。

  清远市长江凌要求,市城市管理委员会成立后,要针对城市户外广告管理出台具体的实施方案。城市户外广告的管理可由市城乡规划局或市城管局负责,适宜建造可租赁广告牌位的广告位资源可交由市城投公司投资经营,由其开发设计户外广告空间并对外出租,所获收益作经营性收入充实其现金流。

  在一份由清远市规划局上报市政府的请示报告中,市规划局坦承,市规划区的大多数广告未经规划主管部门批准,设置不规范,存在一定的安全隐患,严重影响市容市貌。户外广告管理比较混乱,相关部门职责不清,违法户外广告的查处和整个广告行业的监督管理没有明确责任部门。

  而此次方案则明确了管理和经营两方面的责任。“改革的整体目标是管理下沉,责权利明确,将户外广告作为特殊公共资产交由国资公司去经营,政府只负责资产的监管和规划。谁维护谁受益,不需要各个部门都去管理。”一位接近清远市政府领导的人士透露政府的改革思路。

  “刘副市长本身也是个非常有魄力的领导,当时在清城区当书记的时候,就敢为人先,不辞辛苦,大家都很为他的工作精神所折服。整个户外广告的整治是一盘大棋,带队人所起的作用也不容忽视。”上述接近清远市政府领导的人士如是表示。

上一篇:刘立宾——中国商务部所属中国商务广告协会副 下一篇:成为城市一道美丽的风景

在线客服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